4小說網 > 無雙庶子 > 第五百一十九章 鬼話連篇
加入書架推薦本書

第五百一十九章 鬼話連篇

小說:無雙庶子作者:漫客1字數:2787更新時間 : 2019-11-09 01:57:51
    李信這個人,是個很識時務的人,該認慫的時候他也會低頭認慫。

    所以他囂張的時候,就自然有他囂張的道理。

    這會兒,平南軍有小半被葉鳴所部看在劍閣,又有一部分分散在西南各個城池駐守,南蜀遺民那邊,也還有近萬平南軍在看著,整個龐大的平南軍,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已經被“肢解”了,此時李慎所能動用的兵力,最多也就是七八萬人。

    但是即便是這七八萬人,他也要留下一半甚至是一大半看守錦城,能夠帶來涪縣的,不會超過四萬人。

    李信也有四萬人。

    兵力對等的情況下,攻城方想要贏幾乎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而且李信的底氣在于,這一次他們的糧草還算充沛,再加上又拿下了一個縣城,最起碼半年是耗的起的,可是平南軍卻已經耗不起半年了。

    就算不加上那些南蜀遺民,李慎也已經拿李信沒了辦法。

    李慎沉默了很久,最后抬頭看了面前這個長相與自己有六七分相像的少年人一眼,最終緩緩的說道:“你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最開始的時候,李慎認為如果要翻越摩天嶺,就不可能有太多人,他給出的估算是一萬人。

    但是當他看到涪縣失落的時候,他就已經知道自己估算錯了。

    一萬人不可能在三四天的時間里,就拿下涪城。

    李信笑意盎然。

    “大將軍不妨猜一猜?”

    李慎看了一眼李信身后的涪城戰場,此時仍然有人在戰場上掩埋尸體,清理戰場,這是打仗之后必須要做的動作,并不是為了什么人道主義,而是為了防止瘟疫。

    “兩萬?”

    李信含笑搖頭。

    “不對。”

    李慎沒有再猜下去了。

    因為再猜下去沒有意義。

    涪城里的守軍只要超過兩萬人,短時間內平南軍就沒有辦法再拿回涪城了,這一點不管是李慎,還是李信,心里都非常清楚。

    這位在朝堂縱橫了幾十年的大將軍,第一次在心里產生了無力感。

    最開始的時候,他并沒有怎么把李信放在心上,那個時候李信在他眼里最多只能算是一個小麻煩,但是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,這個麻煩越來越大,每一次都脫出了李慎的估計。

    知道現在,李信已經成為了一個讓他感到無力的大麻煩。

    見到李慎這么一副表情,靖安侯爺笑得更開心了。

    “不瞞大將軍說,這兩個月時間我過的很是艱難,陰平古道這種路,根本就不是人走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沿路有蚊蟲野獸不說,為了隱蔽,還沒有辦法大規模的生火造飯,整整兩個字的時間,我們大部分都是吃干糧過來的。”

    “兩個月時間,我連澡都沒有洗過。”

    說著,李信深處了自己的右手手掌,露出了手掌上一道長長的疤痕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沒有,這個是我從摩天嶺上爬下來的時候割傷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個時候,我幾乎要放棄從摩天嶺爬過來了。”

    摩天嶺,是一個很艱難的坎,不僅僅是李信在那里受了傷,他麾下的將士們過摩天嶺的時候,最少有六七百個失足摔死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說到這里,李信話鋒一轉,看著李慎冷然的面孔,露出了一個笑容。

    “但是,看到大將軍你現在的這副表情,我突然覺得這兩個月吃的苦都值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恨我。”

    李慎沉默了一會兒,然后緩緩開口。

    “先前的時候我也跟你說過,如果你愿意接過我的位置,我可以欣然赴死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李慎抬頭看了李信一眼。

    “這句話現在一樣有用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以為現在還是你與我之間的私怨?”

    靖安侯冷笑不止。

    “從一開始,就不止是我一個人在跟你問平南侯府作對,是朝廷本就容不下你們,我只是借著朝廷的勢頭而已,否則憑借我這么一個永州祁陽的一個窮小子,如何扳得動平南侯府這種龐然大物?”

    “到現在,你的西南已經危如累卵。”

    李信冷笑道:“到了這個地步,不是我想要如何就能如何,事到如今,我從這個局里跳脫出去,你李慎又能支撐幾年時間?”

    “你珍若性命的平南侯府,又能支撐幾年時間?”

    這一次,李慎沉默的更久了,不知道多長時間之后,他才抬頭看向李信,緩緩的說道:“你到底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最開始的時候,只是要在這個世界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靖安侯面色平靜。

    “但是后來,想要跟你李大將軍要一個說法。”

    “我娘臨死之前,沒有跟外人說過半句關于你的事情,后來我去京城,也沒有了什么給你當兒子的想法,然后我去問你為什么不去尋我娘,李大將軍還記得自己說了什么嗎?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李信語氣里就有一些怒火了。

    “你當時說你忘了!”

    他冷笑不止:“如今,我想問一句李大將軍,李大將軍有沒有記起來,有沒有想起來這段往事?”

    “說到底,你還說糾結于這一點私怨。”

    李慎面色平靜。

    “我說過,你只要愿意認回來,我可以把平南軍交給你,然后去你娘墳前自盡謝罪。”

    李信仍舊面帶冷笑。

    “這會兒大將軍不說讓我死在涪城的大話了?”

    對于李慎的性格,李信已經摸清楚了很多,這位柱國大將軍,對于感情看的很輕,不管他剛才說的話如何煽情感人,最終的目的就是為了讓西南度過難關。

    沒有一句話是可信的。

    這么一個梟雄式的人物,怎么可能因為一句話,就去一個女人墳前自盡。

    如果李信這會兒兵力不夠,李慎會毫不猶豫的帶兵馬踏涪縣。

    “李大將軍還是把我當成小孩子看。”

    李信臉上露出了一個嘲諷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這種鬼話,除了十七歲的小姑娘會信,還有誰會相信?”

    “沒有猜錯的話,葉師兄應該已經堵在了劍閣,如今涪城也被我占了,李大將軍如今只有一條路可以走,那就是讓人死守劍閣,順便點齊兵馬,猛攻涪城,如果能拿下涪城,你們還可以繼續在西南玩幾年時間,如果攻不下,等涪城破城的消息傳出去,李大將軍在西南的戲就算是唱完了。”

    李慎默然道:“我這么好好的跟你說話,只是不想死太多人,你以為我攻不下這么一個小小的涪縣不成?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我有多少人,你怎么攻城?”

    李信面帶微笑:“除非李大將軍愿意把剩余的平南軍全部砸在這個小小的涪城,否則我擔心大將軍會吃一個大虧。”

    李慎深深地看了李信一眼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認的是,在這一刻,他后悔了。

    很后悔。
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w.cqched.live。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4xiaoshuo.com
大乐透山东亿元大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