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小說網 > 奇跡的召喚師 > 2034 頗為諷刺的立場(求月票)
加入書架推薦本書

2034 頗為諷刺的立場(求月票)

小說:奇跡的召喚師作者:如傾如訴字數:2824更新時間 : 2019-11-09 01:55:20
    “急急如律令(Order)!”

    “急急如律令(Order)!”

    “急急如律令(Order)!”

    在一陣陣急促又響亮的指令中,一張張符篆就在大街的半空中飛舞,化作各種各樣的符術,籠罩向了飛掠中的龍。

    烈焰在翻涌。

    水流在卷動。

    巖石的炮彈在飛射。

    樹木的枝葉在延伸。

    還有一把把的刀、劍、槍、戟等各種各樣的武器像箭矢一樣的射來,金屬的碎片亦是像子彈般竄動。

    這些攻擊就紛紛都籠罩向了半空中飛過的龍,轟在其身上。

    只不過,它們并沒有能夠給龍帶來傷害。

    因為,龍的身上早已是有龐大的龍氣在起伏,化作一股股的氣浪一樣,將來襲的攻擊全部擋下,甚至與其碰撞在一起,共同消滅。

    “————曩莫·薩縛·怛他孽帝毗藥·薩縛————”

    源自金剛手最勝根本大陀羅尼不動明王的調伏法——〈火界咒〉——便被一個個陰陽師詠唱著。

    “————跢侄他·烏馱迦提婆那·堙醯堙醯·娑婆訶————”

    古代印度的吠陀神話中,十二天之一的水之法咒——〈水天法〉——也被一個個陰陽師使出來。

    各種各樣的咒術便也化作狂風驟雨一般,一一掠向了半空,企圖對那橫沖直撞的龍造成一絲妨礙。

    可惜,它們都失敗了。

    龍身上的龍氣僅是微微一震,這些咒術就通通都被瓦解,沒有一個生效。

    陰陽師們只能為此震驚著,慌亂著,卻還是不依不饒的追著那條龍。

    理所當然,很多人都注意到了站在龍的頭頂上的羅真及京子,想直接對他們出手,但他們剛有這樣的念頭,立即眼前一黑,整個人都失去意識,直接倒下。

    仔細一看,騎在龍首上的少年口中同樣念念有詞,張開了一個結界。

    那個結界繚繞著黑霧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東西。

    事實上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里,羅真張開的乃是帶有詛咒性質的結界,沒有防護的能力,卻能讓所有對自己產生惡意、敵意和殺意的人都遭受到靈性上的侵蝕,在對方攻擊自己前,讓對方直接失去意識,當場倒下。

    這個詛咒僅能用來對付靈性上的抵抗力比較弱的人,對于實力高超的陰陽師的話可能會直接無效。

    不過,用在這種場合上,卻是分外的適合。

    在這樣的情況下,陰陽師們都奈何不了羅真,只能派出式神群來圍捕。

    但是,能夠飛行的式神基本上只有燕鞭之類的束縛式,像仁王及夜叉則是連飛行都做不到,只能在地面上進行著追捕,時不時的發射一些飛行道具,卻還是被北斗身上的龍氣給震開。

    眾多的陰陽師就連一個式神身上的靈氣都突破不了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土御門家的龍...”

    京子看著這一切,再次被震撼了,完全不知道,北斗之所以能夠達到今天這個境界,不是由于土御門家,而是由于羅真。

    羅真就抱著這樣的京子,對著京子開口。

    “我們先突圍,等到突破陰陽廳的包圍圈以后再隱形,潛藏起來,那樣就不用和陰陽廳發生沖突了。”

    羅真的這番話,讓京子稍微安心了下來,并對羅真報以感激。

    京子很清楚,以羅真的實力,想解決這些前來圍捕的陰陽師是輕而易舉的,只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方才選擇撤退,不與陰陽廳交鋒。

    “嘛,對方也讓我看了有趣的東西,甚至讓我窺視到了計劃的整體一部分,這種程度的寬恕就當做獎勵吧。”

    羅真的話語中就沒有半點的緊張感,讓京子瞬間明白,恐怕,目前這個情形,對于羅真來說,還真不算是威脅。

    羅真僅是以從容的態度面對這一切,若不是法陣結界阻攔,這會只怕早就用〈禹步〉離開。

    “沒辦法破解那個結界嗎?”

    明白這一點,京子連忙詢問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不能。”羅真的語氣依舊從容,道:“只是,這種規模的法陣結界,想破解它,就算是我,同樣需要時間。”

    既然如此,干脆選擇突圍。

    當然,更干脆的做法就是暴力突破。

    結界?

    那種東西,在〈龍蛇之水銀〉的面前,根本脆弱得宛如紙張,第六特異點的最終一戰便證明了這一點。

    然而,這次和上次不同的地方在于,這次的法陣結界乃是持續型的,只要正在構筑法陣結界的人不停下來,就算破壞掉,它也會很快被重新構筑。

    因此,除非羅真直接召喚眷獸,把東京給轟飛,亦或者是把靈脈給抽干,否則,這個法陣結界就是無法破解的。

    而顯然,羅真不會這么做。

    “我明明是個咒術犯罪者,結果卻得為東京里的人和靈脈考慮,反倒是對方,身為秩序的維護者,居然無所顧忌的直接讓東京陷入大亂,還真是諷刺啊。”

    羅真不無嘲諷的這么開口。

    要知道,像這樣大肆動用靈脈,其實也是有風險的,一個不慎,靈脈扭曲,靈氣偏移,那東京怕是得一下子被無數的靈災給籠罩。

    陰陽廳竟是對此不管不顧,不怪羅真會這么嘲諷。

    “爸爸...”

    京子顯然也不是笨蛋,很清楚其中的問題,臉上同時浮現出不敢置信和復雜等等情緒來。

    京子完全沒想到,為了逮捕羅真,身為陰陽廳廳長,咒術界的魁首的父親,居然會允許這樣的行為出現。

    但京子既然能夠覺醒〈星詠〉的能力,直覺自然敏銳。

    從羅真的態度以及此次行動里感受到的異常,讓她明白,也許,羅真成為咒術犯罪者的事件中,有著自己完全不知道的隱情。

    足以吞噬任何人,位于最深的地下,絕不能被挖掘出來的隱情。

    對此,京子雖有些動搖,但更多的卻是堅定。

    “這樣就好。”

    沒錯。

    這樣就好。

    本來,京子就是為了不被排除在外,為了挽回一切才出現在這里。

    如果不能接觸真相,不能知道一年半前到底發生了什么,那就什么都做不了。

    現在,京子才算是站在起跑線上,可以開始為自己的目標努力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京子就堅定了自己的決心。

    羅真不知這一切,繼續抱著京子,驅使北斗,突破重圍。

    靠著〈慧眼〉的力量,羅真就可以清楚的窺視到陰陽廳方面的所有人的動向,找到一條突破的路徑。

    “照這樣下去,再過三分鐘左右就能突出重圍,到時候喚回北斗,直接隱形離開。”

    前提是...

    “別遇上來找麻煩的麻煩家伙。”

    可惜,這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羅真早已「視」到這條路上,有不少找麻煩的麻煩家伙正在急速靠近。
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w.cqched.live。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4xiaoshuo.com
大乐透山东亿元大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