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小說網 > 雨墨修仙傳 > 第六十九章 無忘海 雨墨得無影
加入書架推薦本書

第六十九章 無忘海 雨墨得無影

小說:雨墨修仙傳作者:秋雨伴斜陽字數:3848更新時間 : 2019-11-09 01:51:03
    第一卷初入修仙途

    第六十九章 無忘海 雨墨得無影

    一個字“滾”如濤濤江水,如山呼海嘯,雨墨在傀儡的靈壓協助下,使對面的七個結丹修士,一個筑基修士,嚇得是戰戰兢兢,幾人四處狂奔,有的腳踏靈光、有的腳踏祥飛、有的騎鶴飛行、有的身體一閃,消失不見了。

    幾位修士,無不用其極,把自己生平所有,發揮到極致,因為什么,因為來了位元嬰修士,結丹修士比煉氣期修士強大,但也強大不是很多,但元嬰修士和結丹修士,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,強大的元嬰修士可呼風喚雨,結丹修士如想呼風喚雨得使用些法寶。

    這就是不同,本質上的不同,沒有元嬰期修士,幾人可以在海外橫著走,如果有元嬰修士,別說是八人就是再多幾個人,也不行。

    因為金丹華嬰那是千萬分之幾的機率,不是大部分的元嬰修士都能化成元嬰。元嬰在低階修士中的地位那就是神,神仙級的人物。

    雨墨在驚走其它幾人后,來到了那個比較強修士的身上,看著他身體上的傷口,好似猛虎給咬斷的喉嚨,雨墨的心也在發抖,主要是因為這家伙是自己殺的第一人。

    殺人可不是一個很好的感覺,雨墨覺得心里特別的不舒服,看著死去的修士,雨墨有種想吐的沖動,在自己還沒有吐出來的時候,快速的把這個結丹修士的身體搜查一遍。

    修士一死,隱藏在身體內的戒子,就浮現出來了,雨墨把這名結丹修士的戒子摘下來,一看就是不錯的儲物戒子,上面是異彩紛呈,戒子上面有一塊綠色的翡翠,看著那深深的綠色,雨墨眼睛有些發暈,是綠色戒子的亮度產生的。

    雨墨又在那修士身上找了找,沒有其它自己認為有用的東西了,雨墨取出一個火球術的符紙,在尸體上一拋,這個結丹修士隨著輕煙飄到了天空中。

    雨墨看著一代梟雄無不是惋惜,這一個結丹后期的修士,要經過上百年的修煉才可能結成金丹,大多數結丹期修士,沒有什么機緣的情況下,都得二百多年才能結成金丹。

    金丹修士修煉三五百年結嬰的機會都很渺茫。這樣一位千萬人中的龍鳳,千萬人的梟雄就這樣的死在了一個煉氣期修士手中。

    雨墨看著燃燒完的尸體,風輕輕的吹過,好似這結丹修士在這世上,壓根沒有存在過一樣。

    不對,是存在過,雨墨看到地上那一雙靴子沒有變化,依舊在地上躺著。

    雨墨施展的火球符,那可是二階技能啊,相當于煉氣期修士全力釋放的火焰啊,就這個火焰都能把結丹期修士的尸體燒化,何況是一雙普通的靴子,說明這雙靴子不普通。

    雨墨也不管是不是從死人身上弄下來的鞋了,拿到手里看一看,倒掉了鞋里的“灰”。

    雨墨看著這雙鞋,是一雙薄底靴子,這雙鞋的鞋幫上畫著幾朵五彩祥云,鞋的正上面畫著一個陰陽魚的圖案,翻過來看鞋底,底上面有字,正中間寫著“無影”二字,在字的邊上有兩排雨墨不認識的符文,好似襯托著中間“無影”兩字。

    雨墨一咬牙,把“無影鞋”穿在了腳上,立刻感到了鞋上傳來的靈力,身體倍感覺舒服。

    雨墨向前一邁步,“咣當”一聲響,雨墨一頭撞到了東西的“山墻”上。

    雨墨在屋中施展不了自己的步子,來到了屋外,一步一丈,一步二丈,這真是一件寶倍啊!

    雨墨在屋里施展不開,不代表在屋外施展不開,雨墨的鞋子上好似按上了彈簧,每一步都不太一樣。

    步子的大小不一,雨墨在試驗著向前邁步,雨墨的步伐逐漸就變得相統一了,慢慢的適應,慢慢的雨墨就學會調整了。

    雨墨調用靈力在這雙鞋上,最大的一步雨墨邁到了三丈遠,最少的一步雨墨也將近二尺遠,雨墨是看出來了,這鞋在奔跑中難以控制,但在行走中還是跟普通鞋沒有什么兩樣的。

    回到“府中”的雨墨,看了看這雙鞋,那真愛不釋手啊!

    雨墨試完了這雙無影鞋,又看了看那枚不一般的戒子,又戒子比自己那枚要美觀好多,但太過招搖又不是雨墨的性格,雨墨屬于悶聲發大財的那種人,所以這戒子雨墨沒想戴到自己手上。

    雨墨用神識接觸下戒子,雨墨又一次感到眩暈,這戒子似乎,還沒有完全變成無主之物呢,難道這道士的靈魂還沒有完全被滅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啊?難道說這個修士是不是在哪還有自己一部分分魂,所以這個戒子,還不能成為無主之物。”

    想到這雨墨馬上把這戒子扔到自己的戒子之中,因為雨墨的全身都在柳神木的寶護范圍之內,外界想要探查是不可能……

    想當初,雨墨收紫氣擴紫府時,因為柳神木的保護天道都沒有探查到雨墨的所在。

    這柳神木不只是寶物那么簡單,可能是柳神祖靈花千萬年煉化的本命寶物,可以抗擊天道的排查,那絕不是凡物。

    清晨,東方出現了瑰麗的朝霞,一輪紅日在朝霞中緩緩的升起,雨墨的小島上是飄著縷縷炊煙,空氣中彌漫著輕紗似的薄霧,這霧擋住了外界來的目光。

    雨墨走出了自己的家,感覺一股新鮮空氣迎面撲來。青青的草地上,晶瑩明亮的露珠閃爍著,顯得生氣勃勃。幾只海鳥兒在天空中來回的飛翔,鳥兒的叫聲喚醒了熟睡的小白,小白睜開朦朧的睡眼,看著雨墨遠去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啊!”這就是早晨的味道,這就是生命的味道。

    雨墨、小白和玄龜吃過了早飯,在新的一天里,雨墨準備新的征程,準備再去找一找那晨星島,看一看那島嶼上的真正方位,看一看有沒有傳送陣,試一試怎么樣才能傳送到九州大陸。

    雨墨整理一下思路,想了想傳送陣的位置在望月島的西側,首先要找到望月島,之后再去找晨星島,最后找到傳送陣。

    雨墨想了想,還得出海啊,先找到人,再問問有什么地方出售海圖的,要不在這外海還不得迷失啊!

    雨墨知道自己一行,每次航行都是向西……。

    行至今天,只有雨墨受傷的那段時間不知方向的航行。

    雨墨思考了好久,想著自己昏睡的時候大海的流向和現在基本沒變,都是從東南向西北的方向。

    后來雨墨蘇醒了,探查到島嶼的位置在當時的東側,又向東行駛的一段距離。

    雨墨猜想這望月島應該在現在位置的南方,雨墨準備離開小島,在離開前,把玄龜安排在這小島看家。

    雨墨離開時,給了玄龜幾大顆妖核,讓玄龜在這小島上修煉,這大陣已經把玄龜當做自己的一部分了,玄龜出入沒有一點的阻礙。

    雨墨也怕自己在什么散失,在離開時給玄龜留下了幾十顆比較大的妖核,并留下了十塊極品靈石和幾十塊上品靈石,為了維護大陣正常的運行。

    如果雨墨在途中有什么不測,這些妖核也夠玄龜修煉到結丹了,如果沒有人來闖這大陣,這些靈石最少能維持個幾百上千年時間。

    雨墨帶著小白向著南方行進,雨墨知道自己在病中一共呆了半月有余,也知道這次航線的跟離是很遠的。

    雨墨放出神行舟,小白馬上的跳到了船上。雨墨看著小白的動做仿佛又回到了在猴兒洞的時候,小白眨著它那大眼睛,呼扇呼扇的,真是可愛。

    現在雨墨是心情不錯,看著人什么都好,就好像你心情不好,看到黃葉,總有一股凄涼之感;反之,心情不錯,當你再看到黃葉紛飛,你會想到多么美的飄葉,又到了收獲的季節。

    雨墨在海平面上漂流了十天了,雨墨怕自己開這艘船叫人們認出來。

    雨墨先在船上易容為那個大漢,帶著小白跳到了大海之中,在大海的下面繼續前行。

    雨墨雖然不是真正的水之靈根,但是它有水之本源之力形成的靈根,在水下有著和水靈根一樣的功效。

    雨墨的身外好似有一層薄膜護著身體,在水中好似沒有什么壓力,也沒有什么阻擋。

    雨墨帶著小白在水下,向著自己認定的南方沖去,沖出一道水線。

    遠遠看去,好似一個身上長角的水柱在水下橫穿著大海,雨墨白天在水下前行,晚上在船上休息。

    雨墨在船上修煉玉泉修仙訣,小白也在晚上吸收著月華,小白也快要晉級到二階妖獸巔峰了。這回雨墨和小白是餓不著了,上次在望月島采購的東西,夠一年半載吃喝的了。

    又是一天的清晨,天氣還是比較好,雨墨剛跳到海中準備前行。

    就在雨墨入海之時,老天變臉了,明明是春光明媚,陽光燦爛的天空。

    轉眼間,黑云滾滾,狂風大作,真是狂風千尺浪。

    小白和雨墨見過這種場景,小白和雨墨透過海水看著這“妖風”吹卷著海水,向天上飛舞,好似能聽見海水從空中落下時的“嘩嘩”之聲。

    狂風越來越大,大到在幾十丈的海里都受到影響,雨墨只有帶著小白沉入了海底。

    這海水對小白和雨墨根本沒有壓力,小白有五行珠抗壓,雨墨身具水靈根。

    要是有其它的修士,一定得氣死,這二位在海底和在陸地上沒有什么區別。

    如果沒有空氣,凡人必死,高深的修士沒事。

    如果在海底那種壓力,不是人力所能承受的,修士也得到高深的水平吧。

    萬事萬物都有例外,如小白的寶物,可以抗壓、抗水、給氧氣。

    如雨墨的水靈根,在水中欺騙了大海,在海中海水以為雨墨也是水,所以沒有對他產生一點的壓力,雨墨的呼吸時的空氣,就是形成那層薄膜之間的,只要雨墨吸走一些,就會產生一些新的空氣,好似魚的腮一樣,能夠分解出海水中的空氣。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w.cqched.live。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4xiaoshuo.com
大乐透山东亿元大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