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95章 過來點兒

小說:嬌妻狠大牌:別鬧,執行長!作者:楠楠李字數:5348更新時間 : 2019-11-09 01:56:01
    小Moon不知道什么時候跑到了床上,他們說話的期間,自己瞅準了扔在床上的那只黑袋子咬了起來。

    兩個人被它的動作吸引,齊齊朝著它看去。

    “Moon,別咬壞了……”

    這可都是黎墨的東西,萬一壞了,他再折她大半夜再出去給他買一份……

    她可經不起折騰了。

    她伸手去拿,小Moon卻撅著屁股跟許清知拔河。

    許清知不設防它用力,薄薄的袋子瞬間被撕成了兩半。

    里面裝的東西嘩啦啦一下子的散落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許清知頓了一下,連忙伸手想要將那些東西收拾起來,然而手還沒碰到那些東西,卻猛然停在了半空中。

    看著一堆東西,臉色突然變得通紅。

    手指蜷了蜷,她竟是有點進退兩難。

    拿也不是,不拿也不是。

    怪不得那結賬員會說出那樣的話來。

    原來是因為這個。

    身旁突然有一道熟悉的氣息壓下來,她心神晃了晃,卻見一只修長的長臂從眼前掠過。

    順著看過去,卻發現那只骨節分明的大手已經拿起了其中一盒東西。

    之后氣息遠離,他已經站起身,拿著盒子剛剛看了幾秒,臉色也陡然變了變。

    許清知臉色緋紅,如今只有兩個人,面對這一床讓人不忍直視的東西,一顆心幾乎要從胸膛里跳出來。

    可情況,實在無法輕易淡定下來。

    黎墨在意識到這些東西是什么的時候,視線下意識地朝著許清知看了過去。

    但見她一張臉緋紅一片,一雙眸子閃動著,側著頭望向一邊,露出的一只耳朵和側頸也染著一層紅。

    黎墨的視線順著她的纖細白皙的頸子一直往下看,精致的鎖骨因為她側頭的動作異常的明顯。

    也許是因為黎墨的視線太過不加掩飾,許清知心跳如鼓擂,眸子轉了轉,她突然起身,低著頭拿起旁邊的袋子。

    “我去樓下把這些東西放好。”

    她說著,便低著頭從黎墨的身邊走過,一陣淡淡的香氣從身旁掠過,他的眸子微微瞇了瞇,任由她倉惶逃走。

    房間只剩他一人,他轉眼看了一眼床上,嘴角細不可察地抽了抽。

    當初架子上的東西他幾乎都拿了,這種東西,好幾個牌子,甚至還有不同細節的設計分類,他幾乎每樣都拿了兩盒,現在目測那幾盒東西,少說也有十幾盒。

    腦海里又響起那超市結賬員的話。

    什么剛過孕前期,也得節制一點?

    蹙了蹙眉,他拿過剛剛空出來的一個袋子,將床上那些東西都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然后又彎身坐在床上,拿出手機擺弄了一會兒。

    兩分鐘后,他將手機扔到床上,默默站起身,去了浴室。

    許清知在樓下將新買的水杯,碗碟,拖鞋都擺好,自己熱了一杯牛奶,坐在餐桌上,半天不敢上樓。

    根本不知道該怎么面對黎墨。

    怎么會拿那么多的那種東西?

    他……拿那些東西干什么?

    根本不敢想下去,她握著玻璃杯,喝了一口溫熱的牛奶。

    眨了眨眼睛,用手背撫了撫發燙的臉頰。

    最后再次拿起杯子,將牛奶喝完,伸手對著自己不斷地扇著風。

    好熱……

    她整整在下面墨跡了二十多分鐘,才差不多調整好心態,壯起膽子上了樓。

    猶猶豫豫打開房間門,走進去發現里面并沒有人,床上散落的東西也被收拾起來,再聽聽浴室,似乎也沒有聲音。

    她當即便松了一口氣,幸虧……不然她可真拿捏不準到時候還會有多尷尬。

    但是心里,還是有那么一點點難以啟齒的失落。

    猜想他可能到隔壁的房間休息,輕呼了一口氣,走到床邊,將身上的衣服脫下來,換了睡裙,便掀開被子,躺了下去。

    打開手機看了一眼時間,已經快十一點了。

    她本來打算九點就要睡的。

    不知道兩天的陪伴,她是不是習慣了小Moon睡在她旁邊,朝著旁邊看了看,并不見小Moon的身影,伸腳在杯子里摸索了一陣,也沒有。

    小家伙該不會是移情別戀去跟黎墨睡了吧?

    可是黎墨要它嗎?

    算了,不要它也有狗窩。

    然而,許清知剛剛躺下沒多久,就聽到門口突然傳來門把手轉動的聲音。

    她當即一個激靈,好不容易涌上來的一點點睡衣瞬間被嚇得煙消云散。

    可是再轉念一想這屋子里的兩人,她捏緊了被子,第一時間選擇了閉上眼睛裝睡。

    黎墨換了睡衣走進去,看到許清知已經躺倒了床上,微微偏臥著身子,側頭面向窗戶的方向,被子扯到了她的下頜上。

    他走到床的另一側,站了幾秒,才彎身掀開被子,頗為自然地躺了下去。

    許清知微闔著的眸子微微顫了顫,睫毛不受控制地抖了抖,一顆心更是咚咚咚跳的厲害。

    這種心境她的裝睡,顯得太過滑稽。

    她緊緊咬住牙,微微又將頭往被子里埋了些許。

    “你想捂死自己嗎?”

    黎墨低低沉沉的聲音突然響起,許清知頓了頓,裝睡完全宣告失敗。

    緩緩睜開眼睛,黎墨的臉便直接印入了眼簾。

    瞳孔還是因為強大的沖擊力縮了縮,她抿了抿唇,身子往她的方向挪了挪,遠離了黎墨些許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她有些尷尬地開口,“怎么沒在隔壁……”

    黎墨蹙眉,“需要我說幾次?這也是我的房間!”

    許清知點頭,“這個我知道,可是……你確定你要睡在這里?”

    黎墨聲音又沉又冷,“這也是我的床。”

    許清知頓了頓,跟黎墨睡在一張床上,真的是這輩子的第二次。

    盡管他們是合法夫妻。

    也可以說,他們這對合法夫妻,還從來沒有過過合法夫妻該有的任何生活。

    唯一一次兩個人住在同一個屋檐下的晚上,還是分房睡的。

    不習慣,實際上更多的還是緊張和不安。

    習慣了自己一個人的生活,從沒結婚到結婚,對她來說,只不過是換了一個住處而已。

    而現在黎墨突然闖進她的生活,她毫無防備,完全打亂了自己的節奏。

    她猶豫了好久,才緩緩坐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那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許清知,我現在不想跟你鬧,但是你如果再不安分,就直接到院子里去睡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她哪里不安分了?

    “躺下。”男人又道。

    許清知深吸了一口氣,心里寬慰自己要認清自己,她現在是黎墨的妻子,跟他睡在一張床上,實在是一件再天經地義不過的事情。

    最后她還是躺了下來,不過第一時間找到遙控器,將房間里的燈關了。

    房間里一下子暗了下來,只有她旁邊一盞微亮的夜燈。

    那是她防止自己半夜去洗手間,怕不小心磕碰到,才準備的小夜燈。

    沒有了明亮的燈光,昏暗中,她心中的緊張終于比剛剛好了許多。

    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聲音,就在許清知懸著的心終于要落地時,卻聽黎墨略為低啞的聲音突然又響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往這邊點兒。”

    許清知驚了一下,沒動。

    “再挪就滾到地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……你以后說話能不能不要這么突然……嚇人……”

    許清知說著話,伸手摸了摸床邊,果然差點就得落到地上去,如果晚上睡著了不知道,翻個身,毫無疑外……

    有點兒心有余悸,權衡之下,還是往床中間挪了挪。

    黎墨對她的“建議”只是哼了一聲,“你膽子不是向來大的很嗎?現在倒是喘個氣都能嚇到你?”

    許清知拉緊了被子,“有點不習慣……”

    黎墨:“……”

    黎墨沒再說話,許清知輕輕吸了一口氣,身子往被子里縮了縮,借著小夜燈的燈光,依稀可以看到黎墨嵌在黑暗中的俊臉。

    她可一直都是膚淺的外貌協會,如果不是黎墨這張臉正好戳中了她的喜愛上,她當初也不可能留意到他。

    這是理所當然的。

    當打開一扇大門,一腳跨進去,第二只腳便也會自然而然的跟著跨進去,然后再黎墨這條“深巷”里越走越遠。

    有時候感情這種事情,細想是真的感慨。

    一旦到了某個程度,她便會脫離控制,根本不會跟著理智走。

    如果有人問,這個世界上什么最任性?

    她想,一定是感情這種東西。

    昏暗的燈光映在他那張棱角分明的臉上,幾年的時間,走出學校,接管偌大的黎氏,多年的歷練讓他更身上平添了幾分成穩,卻也更多幾分冷漠和無情。

    如果她當初能早點抽離出來就好了。

    可奈何,有些東西,得不到,就一直要覬覦,時間久了,就成了一種執念。

    微微扯了扯唇,一直都沒敢想,有朝一日,她會真的在這么近的距離看著這張臉。

    側著的頭重新調整了一個舒服的位置,盯著黎墨那張臉,終于還是抵不過眼皮打架,漸漸睡了。

    良久,察覺到身邊的呼吸逐漸平穩,綿長,男人才緩緩睜開眼睛,漆黑的眸隱沒在黑暗中,視線卻落在那個已經熟睡的女人臉上。

    這張臉……真是一張禍水臉。

    睡著了都這么惹人……嫌。

    抬起手,他伸出手指將落在她鼻尖上的發絲輕輕撩開。

    要么說是從小就培養出來的千金小姐呢,連睡相都像是專門練過一樣。

    指腹在無意間蹭到她的鼻尖,她皺著鼻子,微微晃了一下腦袋,身子竟是往他這里挪了幾寸。

    專屬于她的清香,如今更清晰了些。

    他心神微微晃了晃,看著差一點就埋在自己懷里的身子,倒是……有點遺憾。

    --

    早上,熟睡中的許清知是被一陣鬧鈴聲吵醒的。

    往日里她不會勉強自己起的太早,只是今天要早起去醫院產檢。

    被吵得眉頭緊皺,閉著眼睛去摸索手機,手卻直接摸到了一片溫熱。

    面前有什么在晃動,連帶著她的腦袋好像都在動。

    許清知猛然睜開眼睛,入眼卻看到黎墨那同樣被鬧鈴吵的眉頭緊蹙的臉。

    她瞬間倒吸了一口涼氣,還沒有等她反應,黎墨便睜開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現在枕著他的胳膊,整個人都靠在他的懷里,更關鍵的是,她的手……

    手指不自覺地蜷了蜷,黎墨似乎是察覺到了什么,垂眸看向她。

    頓了兩秒,他伸手掀開被子……

    許清知的手根本就沒有來得及收回。

    此刻更是有些無地自容。

    如果說晚上睡覺不太安分,靠在他懷里睡就睡了,難免身體接觸,也還正常。

    可是,她的手……到底是怎么穿過黎墨的睡衣,伸進去摸著他的胸膛的?

    黎墨看了良久,才抬眸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許清知。”

    他的聲音還帶著剛睡醒的沙啞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你一大清早,就對我耍流氓?”

    許清知臉色倏然一紅,連忙將手從他的睡衣里抽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剛醒,這絕對是昨晚睡著之后無意識做的,我怎么可能……耍流氓……”

    黎墨哼笑了一聲,“你晚上無意識做的事情可真另類,手還能鉆進別人的衣服里上下其手。”

    許清知嘴角抽了抽,“無意識就是無意識,反正鉆進去了,我也沒辦法……”

    黎墨盯著她。

    她也梗著脖子盯著他。

    力證她問心無愧。

    良久,黎墨眸子從動了動,視線轉到了兩個人現在的姿勢上。

    許清知到現在還枕在黎墨的胳膊上。

    兩個人現在,如果讓別人見了,說他們是親密無間,如膠似漆的夫妻,信服度數絕對百分百。

    許清知也意識到了眼前的情況,眸子里閃過一抹不自然。

    手機鬧鈴第二輪響起,她趁機從床上坐起來,找到手機,將鈴聲關掉,轉身下了床。

    背對著黎墨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,臉上一陣窘迫。

    昨晚到底發生了什么啊!

    她睡覺一直都還安分啊。

    怎么第二天醒來卻跟黎墨成了那副樣子?

    難道她真的肖想他太久了,所以晚上夢游對他上下其手。

    嘴角抽了抽,如果真的是這樣,那么許清知,你真的是沒救了。

    閉了閉眼睛,她習慣性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干脆進了洗手間。

    再出來的時候,黎墨已經不在了。

    她趕時間,也沒多想,匆忙收拾好床鋪,穿戴整齊下樓,給小Moon添上狗糧和水,便急匆匆拿著鑰匙出門。

    門口,黎墨的車子停在那里。

    【終于寫出來了~~晚安~~】
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w.cqched.live。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4xiaoshuo.com
大乐透山东亿元大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