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小說網 > 仙武帝尊 > 第兩千六百九十一章 說不清
加入書架推薦本書

第兩千六百九十一章 說不清

小說:仙武帝尊作者:六界三道字數:4026更新時間 : 2019-11-07 23:53:34
    一秒記住【69中文網 】,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幾人注視下,葉辰嗖的一聲消失了。

    回家?

    碧霞仙子聽的俏眉微挑,確定未聽錯,除卻月心和司命兩人,其他幾個,神情也都差不多,總覺葉辰與人界,脫不了感謝,搞不好,就是人界來的。

    這邊,葉辰已在天玄門地宮顯化。

    方才刻出人形,便見他嘴角溢血,借了帝器與眾準帝的力量,打的天庭很慘不假,可他,也遭了可怕的反噬,縱來了人界,反噬依舊存在。

    “喲呵,準帝第二重了。”

    圣尊唏噓,拂手收走了帝蘊,帝姬也一樣。

    “帶記憶應劫,果是霸道。”

    造化神王嘖舌,也抬了手,收走了造化之力。

    眾準帝都未閑著,先前賜予葉辰的力量,又都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反噬的感覺,可還好。”

    人王笑著,自葉辰體內,攝出了軒轅劍,笑的還有些幸災樂禍的。

    “還行。”

    葉辰擦了嘴角鮮血,對人王幸災樂禍,沒啥感覺,心中卻是把道祖,又正兒八經的罵了一回。

    最后看了一眼眾準帝,葉辰轉身走了。

    上回走的急,未回家看看,此番得補上。

    眾準帝頗上道,對天界之事,雖也好奇,卻只字不提,怕葉辰再遭反噬。

    “如葉辰這等,若應劫歸位,是在天界,還是回人界。”

    伏崖問道,看向人王。

    “史無前例,未數可知。”人王搖頭,“在天界立地應劫過關,也并非可能,若如此,想再回人界,可沒那般簡單了。”

    說到此,他還瞟了一眼十殿閻羅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兒,十殿閻羅自是懂。

    昔年,葉辰自冥界回諸天,所經歷的是何種磨難,他們是知道的,強如大成圣體帝荒,都栽在六道輪回中了,可見那條路,有多可怕。

    天界與冥界同等,若葉辰在天界應劫過關,那才是真的扯淡,必定也有一條路,通往諸天,而那條路,或許比六道輪回更可怕。

    “已是準帝第二重,已超越他應劫前的修為,他若應劫過關,修為是否會回到應劫前。”

    地老摸了摸下巴,也看向人王。

    “都看我作甚,我真不知。”人王干咳,所謂的戰五渣萬事通,也有一問三不知的時候。

    怪只怪,帶記憶應劫太詭異,先天便帶有變故,周天始祖的殘魂,也說不清的。

    葉辰他說不清,姬凝霜的應劫,他也說不清。

    這兩口子,個頂個的妖孽。

    他人應劫,玩兒命的修煉,也追不上應劫前的修為,他倆倒好,在這么短的時間內,竟已超越了。

    一時間,殿中墮入了寧靜,八成以上的準帝,摸下巴的摸下巴,捋胡須的捋胡須,不知在想啥。

    “第一神將還活著,應劫中應劫。”

    驀然間,一道縹緲的話語,傳入了地宮。

    此話一來,在場的眾準帝,頓的精神了,尤屬眾神將,整個人都呆了,難以置信,以為聽錯了。

    可是,他們未聽錯:第一神將還活著。

    “應劫中...應劫?”

    人王下意識撓了頭,頭頂上掛滿了問號,一臉的懵逼。

    很顯然,如這等應劫,他也是頭回聽說。

    “我就說吧!那貨沒那么容易死。”

    第五神將激動道,本是蒼老的神態,瞬間年輕不少。

    眾神將也激動不已,確定是葉辰傳的音,也確定那是真的,葉辰雖不靠譜,絕不會拿此事開玩笑。

    “他既是知道,必定見過。”

    “很顯然,第一神將也在天界,八成還在應劫中。”

    “真特么人才啊!”

    三兩瞬的寧靜,地宮中熱鬧了,你一言我一語,大罵者有,激動著有,唏噓的有,嘖舌的也有,當年第一神將葬滅應劫中,不知多少人落淚。

    此番看來,淚都白流了。

    “兩個人半應劫、一個夢中應劫、一個帶記憶應劫、一個應劫中應劫。”

    “真不虧帝道變故的時代。”

    人王深吸一口氣,眸光又深邃不少,他承載了人皇八成記憶,卻也尋不出這等怪事,莫說他,縱人皇還在,聽聞之后,多半也會露出帝的唏噓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這邊,葉辰已到恒岳,還未進家門,便噴了鮮血。

    冥冥中,又有力量反噬他。

    而那股力量,是出自天界,只因他,透露了不該透露的秘辛。

    真如司命所言,不該說的,便不能說。

    遺憾的是,應劫天清的官兒太小,并無神位,若是有,也能通過借法,會故鄉看看。

    逢有遭反噬時,葉辰都會把道祖的名號,拎出來狠狠罵一通,你是真閑的蛋疼啊!整這些沒用的力量,都特么給老子準備的吧!

    同樣是帝,就不會學學人冥帝,有事兒沒事兒便翻翻珍藏版,自個偷著樂唄!

    說到冥帝,要瞟了一眼蒼緲。

    他極為篤定,冥帝此刻正看著人界,而且,手中多半還握著一部珍藏版。

    別說,他真猜對了。

    冥帝真就在看著人界,而他手中,也真有一部珍藏版,絕對是天地人三界,獨有一份兒,香.艷的畫面中,能瞧見帝荒,也能瞧見東華女帝。

    這人哪!活的久了,就得給自個找點兒樂子,譬如冥帝這號的,自帝荒走后,變的頗是狂野。

    也得虧帝荒不在,不然,冥界多半已崩了。

    說話間,他落在玉女峰。

    玉女峰上依舊冷清,楚萱她們,還在閉關養傷,那棵老樹下,僅有楚靈和小瑤池。

    楚靈抱著瑤池起身,未有言語,只柔情一笑。

    葉辰亦如此。

    有一種話,無需頭顱,皆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葉辰抱過了小瑤池,與楚靈牽手,去了那片竹林,去拜祭狐仙,也去拜祭北圣。

    小瑤池大眼撲閃,懵懵懂懂,不知這兩墓碑,代表的是何種寓意,只知楚靈日日都來,捧著兩束仙花,燃起三根細小的麝香,一坐便是大半夜。

    微風拂來,葉辰搖曳的白發中,又多了一抹滄桑。

    楚靈挽了他的胳膊,臉頰外在了他肩膀上,能自葉辰的身上,嗅到一種疲憊,縱在應劫中,她的葉辰,多半也是一路風塵,有一種尋轉世人的執念,至死方休。

    短暫的溫存,終是因一縷借法仙光綻放,被打破。

    時限到了,葉辰的身體,寸寸化作光華,聚成了一道璀璨光芒,直插天宵而出。

    楚靈仰首,是目送他離開的。

    曾幾何時,她見一眼的丈夫,變的無比艱難。

    曾經何時,他回一次家鄉,也成了一種奢望。

    桃花林中,葉辰顯化。

    夜已深,眾人已各自回房歇息。

    那個石桌前,僅剩修羅天尊一人,單手托著臉龐,一邊靜靜療傷,一邊靜靜望著月心的閨房,怔怔發呆,心神有一瞬一瞬的恍惚,眼神兒也變的朦朧。

    “她,究竟是怎樣一個女子。”

    葉辰坐下了,取了酒壺酒杯,也擺上了一碟小菜。

    “她生的普普通通,還是一個瞎子。”

    修羅天尊一笑,知道葉辰說的那個她,指的乃趙云的妻子,可從他口中說出時,滿載的卻是溫情。

    葉辰聽的沒了言語,對那個女子,有多一抹好奇,她身上該是有一種魔力,趙云愛著她,天尊也愛著她,把那個情緣,演繹的古老而凄美。

    “你們的宇宙,怕有浩劫。”

    修羅天尊又驀然開口,一語滿載著深意。

    “此話,昔年趙云也曾說過。”

    葉辰深吸一口氣。

    是冥冥中的力量,失了平衡,致使這個宇宙,在不斷膨脹,至某個極限,多半會崩潰。

    而這個力量失衡,多半與太古洪荒有關。

    可惜,只有帝才資格知曉秘辛,或許,帝還無資格知道全部,要到太古洪荒,才能揭曉答案。

    “去哪能找到你天界的大佬。”天尊悠悠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找,把動靜鬧大點兒,他自個就出來了。”

    葉辰又斟滿一杯,自來了天界,有的便是大鬧的心思,不想見沒事兒,就怕你天界的人...不抗揍。

    “這個意思啊!”

    修羅天尊笑了,狠狠扭動了脖子,無需再問,便知天界大佬啥個情況了,必定在自封中,睡的正香。

    微風拂來,他的底蘊,又恢復一分,距離全盛時期,又近了一分。

    比他跟妖孽的,還是葉辰,恢復了還強過葉辰。

    一杯濁酒下肚,能見兩人眸中,皆有寒芒,映射到酒水之中。

    被追殺的那般慘,可不會說說便算了,待恢復巔峰狀態,必會再找殷明清算。

    屆時,不會再是葉辰孤軍奮戰,還有一尊霸天絕地的修羅天尊,不僅要滅了殷明,還要掀了整個天宮,連那自封的玉帝,也一并揪出來,給其掛在南天門。

    不知何時,葉辰才起身,伸著懶腰奔向房間。

    臨走前,這貨還溜到了碧霞和殷陽的方面,瞇著眸往里瞅了一下,想瞧瞧有無香.艷的畫面。

    而后,便見他離開了,狠狠揉著眼,里面有禁制,被晃的倆眼一抹黑。

    修羅天尊看的失笑。

    偷窺這等事兒,他在故鄉,也是經常干的。

    為此,趙云有事兒沒事兒,便拎著吃飯的家伙,找他暢談人生,一談就是好幾天。

    怎么說呢?不到半身不遂,就不算完的那種。

    可惜,伊人已故,他與趙云,再不會因她而掐架,那個瞎眼的女子,也再露不出傾世的嫣然。

    哎!

    天尊一聲嘆,最后飲了一杯,驀然轉了身,一步步走向桃花林深處,映著星輝,背影蕭瑟滄桑。
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w.cqched.live。4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4xiaoshuo.com
大乐透山东亿元大奖